您所在的位置:乐点彩票 > 读者投稿 > 学术研究 >
登录 新用户注册
热门推荐

名文剖析

作者:罗沧 [文集] 来源:乐点彩票网发表于:2016-04-11阅读:
    名文剖析

    罗沧

    东晋陶渊明《移居二首·其一》云:“邻曲时时来,抗言谈在昔。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题记

    唐朝刘禹锡《陋室铭》云:“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以调素琴,阅金经。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孔子云:‘何陋之有?’”

    刘禹锡是何许人也?后晋刘昫《旧唐书·刘禹锡传》云:“刘禹锡,字梦得,彭城人。”我们据此得知中唐人刘禹锡,表字梦得,即今江苏省徐州市人,祖籍为如今河南省洛阳市人氏。有关刘禹锡具体的生平事迹,在《子刘子自传》、《旧唐书》和《新唐书》中有详细记载。

    刘禹锡出生于一个世代以儒学相传的书香门第家庭,自称是汉朝中山靖王刘胜的后裔。北宋欧阳修与宋祁《新唐书·韦王陆刘柳程》云:“刘禹锡,字梦得,自言系出中山。”唐朝刘禹锡《子刘子自传》云:“子刘子,名禹锡,字梦得。其先汉景帝贾夫人子胜,封中山王,谥曰靖,子孙因封为中山人也。”

    唐朝刘禹锡素有“诗豪”之称,与白居易并称为“刘白”、与柳宗元并称为“刘柳”、与白居易、韦应物合称为“三杰”。刘禹锡曾经官拜监察御史,乃是王叔文革新集团的核心成员之一。后因“永贞革新”失败,被贬为朗州司马。因晚年出任太子宾客职务,故被世人称为“刘宾客”。

    唐代刘禹锡在诗文创作上,不但题材广泛而内容丰富,而且语言高度凝练富有哲理。刘禹锡代表作有《陋室铭》、《乌衣巷》、《杨柳枝词》和《竹枝词》等著名诗文,并且著有《刘梦得文集》与《刘宾客文集》流传于世。

    刘禹锡诗文作品的成就非同一般,为历代世人所称颂不已。因为“大概刘梦得乐府小章优于大篇,诗优于它文耳”,所以“刘梦得诗,典则既高,滋味亦厚。但正若巧匠矜能,不见少拙”,从而“彭城刘梦得,诗豪者也。其锋森然,少敢当者。予不量力,往往犯 之。夫合应者声同,交争者力敌,一往一复,欲罢不能。繇是每制一篇,先相视草,视竟则兴作,兴作则文成。一二年来,日寻笔砚,同和赠答,不觉滋多”。

    清朝彭定求在其《御定全唐诗》中“诗人小传”里所云:“刘禹锡,字梦得,彭城人。贞元九年,擢进士第,登博学宏词科,从事淮南幕府,入为监察御史。王叔文用事,引入禁中,与之图议,言无不从。转屯田员外郎,判度支盐铁案。叔文败,坐贬连州刺史,在道贬朗州司马。落魄不自聊,吐词多讽托幽远。蛮俗好巫,尝依骚人之旨。倚其声作《竹枝词》十余篇,武陵溪洞间悉歌之。居十年召还,将置之郎署,以作玄都观看花诗涉讥忿,执政不悦,复出刺播州。裴度以母老为言,改连州,徙夔和二州,久之征入为主客郎中。又以作重游玄都观诗,出分司东都。度仍荐为礼部郎中,集贤直学士。度罢出刺苏州,徙汝同二州,迁太子宾客分司。禹锡素善诗,晚节尤精。不幸坐废,偃蹇寡所合,乃以文章自适。与白居易酬复颇多,居易尝叙其诗曰:‘彭城刘梦得,诗豪者也。其锋森然,少敢当者。’又言其诗在处应有神物护持,其为名流推重如此。会昌时,加检校礼部尚书。卒年七十二,赠户部尚书。诗集十八卷,今编为十二卷。”这段传略记载了刘禹锡的主要经历,为我们了解其生平事迹提供了依据。

    唐朝刘禹锡这篇骈体文《陋室铭》,在刘禹锡各集子中均未见收录,近年来有人质疑是伪作。然而在清朝董诰与阮元《钦定全唐文·卷六百〇八》、清朝吴调侯与吴楚材《古文观止·卷七》中均有收录。在明末清初时期,不但各种民间刻板古文选本多收有《陋室铭》之作,而且各种选本均署名为刘禹锡所作。可是历代各种《刘梦得文集》与《刘宾客文集》等传世刻本,或是他人在所编刘禹锡集子中,都无一本所载《陋室铭》之文。从而可知《陋室铭》不是出自刘禹锡所作,或许是他人托名刘禹锡所伪作。

    我们现据有关资料可知,唐朝传世《陋室铭》的真正作者很有可能是崔沔。我们从宋朝到明代的各种选本中所录《陋室铭》一文考察,其中没有完全将著作权署名为刘禹锡之作。然而在刘禹锡自撰《刘梦得文集》和《刘宾客文集》中,也不见有《陋室铭》一文所载传世,可知实属后人所追署冠名无疑了。如今传世名篇《陋室铭》所署作者,诸如李全祯与陈萍编著《古文选译》、刘盼遂与郭预衡所编《中国历代散文选》等多家选本,都认定是唐代诗人刘禹锡所撰了。

    唐朝刘禹锡所撰《陋室铭》一文,早已成为众所周知的传世名篇了。我们如今可知《陋室铭》一文,最早出自于宋朝王霆震所编《古文集成前集》一书中,其后关于《陋室铭》是否为刘禹锡所作一直存有着争议。中国现代有些专家学者对《陋室铭》的作者,有过许多质疑、辨析或考证。例如吴汝煜《谈刘禹锡<陋室铭>》、吴小如《<陋室铭>作者质疑》、段塔丽《<陋室铭>作者辨析》和卞孝萱《<陋室铭>非刘禹锡作》等文章,分别从不同角度论述了《陋室铭》非刘禹锡所作。

    自从唐朝刘禹锡《陋室铭》出炉以后,有关作者所署名就遭受到人们的置疑。北宋释智圆《闲居编·雪刘禹锡》云:“俗传《陋室铭》,谓刘禹锡所作,谬矣。盖阘茸辈狂简斐然,窃禹锡之盛名,以诳无识者,俾传行耳。夫铭之作,不称扬先祖之美,则指事以成过也。出此二涂,不谓之铭矣。称扬先祖之美者,宋鼎铭是也。指事成过者,周庙金人铭是也。俗称《陋室铭》,进非称先祖之美,退非指事以成过,而奢夸矜伐,以仙龙自比,复曰‘惟吾德馨’。且颜子愿无伐善,圣师不敢称仁,禹锡巨儒,心知圣道,岂有如是狂悖之辞乎。陆机云:‘铭博约而温润。’斯铭也,旨非博约,言无温润,岂禹锡之作邪。昧者往往刻于琬琰,悬之屋壁。吾恐后进童蒙慕刘之名,口诵心记,以为楷式,岂不误邪?故作此文,以雪禹锡耻,且救复进之误。使死而有知,则禹锡必感吾之惠也。”

    北宋智圆大师最早在其《雪刘禹锡》中认为《陋室铭》是伪作,虽然不认可《陋室铭》的作者是刘禹锡,但是也没有说明《陋室铭》的作者是崔沔,从而让《陋室铭》的著作权归谁成了谜团。然而智圆大师从中得出三种依据:一是不符合“铭”的文体,一般铭文则是纪念事成或告祭先祖。二是不符合刘禹锡的为人,用“仙”与“龙”来作自比,显得过于狂妄自大。三是不符合刘禹锡的写作风格,并且没有在刘禹锡文集中找到类似的文章。现代学者卞孝萱也持此种观点,他从文字上证明《陋室铭》的作者缺乏逻辑,则是拼凑成文,完全违反常识,因而推断《陋室铭》的作者不是刘禹锡了。

    宋朝智圆大师和现代学者卞孝萱,二人从《陋室铭》中“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之句考证,因不符合逻辑与常识,故而得出《陋室铭》不是刘禹锡所作。然而此句始有来源,盖出于南朝宋刘义庆《世说新语·排调》中所云:“康僧渊目深而鼻高,王丞相每调之。僧渊曰:‘鼻者面之山,目者面之渊。山不高则不灵,渊不深则不清。”现代学者吴汝煜则认为是刘禹锡化用之作,难以说明是不符合刘禹锡的文章体裁和写作风格。

    清朝刘宗元与吴天锡《应山县志·石刻》云:“盖闻山不在高,有僧则名。寺不在大,有神则灵。永阳邑北隅,离城五十里许,有观音寺建自大唐,其庙宇俱系释子净乐创修。”此处也有如同《陋室铭》开头四句的记载,与刘禹锡之语有类似的方面。由于作为一个文人可以有多种写作风格,于是如同《西游记》塑造孙悟空一般神游八极,从而允许诗文作者驰骋想象了。

    如果说传世名篇《陋室铭》的作者不是刘禹锡,那么《陋室铭》的作者到底是谁呢?如今有人认为是唐朝诗人崔沔,虽然我们依据有关文献可知,崔沔也曾写过《陋室铭》一文,但是并不能证明刘禹锡抄袭了崔沔的《陋室铭》。如果说刘禹锡和崔沔分别以《陋室铭》之名写了文章,那么在传世文献资料中未见有其他任何只言片语记载《陋室铭》的字句,因而可知也仅有如今所见《陋室铭》一文的内容了。就是古今中外也有作品同名情况存在,例如鲁迅白话小说《狂人日记》、俄国果戈里小说《狂人日记》和陈奕迅演唱歌曲《狂人日记》,因而不可判定为谁抄袭的作品。如果真要是认定为有谁抄袭,那么也只能是盗用果戈里小说之名了。

    崔沔何许人也?后晋刘昫《旧唐书·孝友》云:“崔沔,京兆长安人,周陇州刺史士约玄孙也。自博陵徙关中,世为著姓。”北宋欧阳修与宋祁《新唐书·裴崔卢李王严》云:“崔沔,字善冲,京兆长安人。后周陇州刺史士约四世孙,自博陵徙焉。”我们由此可知盛唐诗人崔沔,表字善冲,即今陕西省西安市人,原籍是如今河北省安平县人氏。有关崔沔具体的生平事迹,在《旧唐书》和《新唐书》里有详细记载。

    唐朝诗人崔沔是进士出身,曾任祠部员外郎、著作郎、太子宾客和礼部尚书之职。然而崔沔一生中著述不多,有代表作《落星石赋》和《奉和圣制同二相已下群官乐游园宴》等诗文传世。

    唐朝崔沔所作《陋室铭》一文,不但在《钦定全唐文》中没有收录,而且记载崔沔的生平事迹也是寥寥数语。清朝董诰与阮元《钦定全唐文·崔沔》有云:“沔,京兆长安人。应制举,对策为天下第一,累迁祠部员外郎。睿宗朝转著作郎,开元中历秘书监太子宾客。二十七年卒,年六十七,赠礼部尚书,谥曰‘孝’。”

    清朝彭定求在其《御定全唐诗》中“诗人小传”里所云:“崔沔,字善冲,京兆长安人。事亲至孝,应制举高第。俄被黜落者所援,则天令所司重试,沔对策又工于前,为天下第一。岑羲器之曰:‘今之郄诜也。’特荐为左补阙。开元中拜中书侍郎,出为魏州刺史。征还分掌十铨,以清直历秘书监,太子宾客。沔深明礼经,详定宗庙笾豆之数及六亲服纪,多所建议,诗一首。”在此主要记载了崔沔的生平事迹,然而未曾记载有文章《陋室铭》传世。

    北宋欧阳修与宋祁所撰《新唐书·裴崔卢李王严》记载云:“每朝廷有疑议,皆咨逮取衷。卒年六十七,赠礼部尚书,谥曰‘孝’。沔俭约自持,禄禀随散宗族,不治居宅,尝作《陋室铭》以见志。子祐甫至宰相,别传。”在此记载了崔沔曾作《陋室铭》一文以明志,可知在其相关集子中未曾收录而已。

    民国臧励和所编《中国人名大辞典》中“崔沔小传”有云:“崔沔,唐长安人,字善冲。擢进士,举贤良方正第。岑羲侍中深器之曰:‘今郗诜也。’沔深明《礼经》,详定宗庙笾豆之数及六亲服法,多所建议。性俭约,禄廪随散宗族,不治居宅,尝作《陋室铭》以见志,卒谥‘孝’。”这里沿袭史著《新唐书》之说,以崔沔的才华,故作《陋室铭》来明志,完全符合史实。

    北宋欧阳修与宋祁所撰《新唐书·韦王陆刘柳程》记载云:“宪宗立,叔文等败,禹锡贬连州刺史,未至斥朗州司马。州接夜郎诸夷,风俗陋甚,家喜巫鬼。每祠歌《竹枝》,鼓吹裴回,其声伧伫。禹锡谓屈原居沅湘间作《九歌》,使楚人以迎送神,乃倚其声,作《竹枝辞》十余篇,于是武陵夷俚悉歌之。”由此可知刘禹锡遭谪贬到朗州,自身遭遇处境和屈原十分相似,并且模仿屈原《九歌》而作《竹枝辞》。刘禹锡因此以屈原作自况,却是完全切合客观事实。如果刘禹锡此时写过《陋室铭》一文,那么理所当然要收入《刘宾客文集》或《刘梦得文集》之中,然而两种集子中都没有见到《陋室铭》收录,因而可推断刘禹锡没有写过《陋室铭》一文。

    民国臧励和所编《中国人名大辞典》中“刘禹锡小传”有云:“登贞元进士弘词二科。官监察御史。以附王叔文,坐贬朗州司马,作《竹枝辞》十余篇,武陵夷俚悉歌之。久之召还,又以作《玄都观》诗,语涉讥忿。出为播州刺史,易连州,又徙夔州。后由和州刺史入为主客郎中,集贤直学士,复刺苏州。再迁太子宾客。禹锡恃才而废,乃以文章自适。素善诗,晚尤精,白居易推为‘诗豪’。会昌中加检校礼部尚书卒,有《刘宾客文集》及《外集》。”在此只说刘禹锡写过《竹枝辞》和《玄都观》等诗文,并没有提到《陋室铭》一文。然而刘禹锡写《竹枝辞》的心情,与当时所遭谪贬的处境恰相吻合。

    唐朝颜真卿《通议大夫守太子宾客东都副留守云骑尉赠尚书左仆射博陵崔孝公宅陋室铭记》云:“公讳沔,字若冲,博陵安平人,其先出于齐太公之后。”由于崔沔“为常侍时,著《陋室铭》以自广”,于是“永怀先德,明发不寐,恐茂烈烟沦,罔垂后裔。乃刻《陋室铭》于井北遗址之前,以抒所志”。由此可知崔沔也曾写过《陋室铭》,只是如今尚未证明为刘禹锡传世《陋室铭》。

    盛唐开元时期诗人崔沔曾经所撰《陋室铭》,后来到唐代宗大历十一年期间,崔沔之子崔佑甫“乃刻《陋室铭》于井北遗址之前”。唐朝崔佑甫在洛阳所刻《陋室铭》,此陋室指洛阳的居室。又因崔沔在长安所撰《陋室铭》,此陋室指长安的居室。可知崔沔所撰《陋室铭》之陋室,与世传刘禹锡《陋室铭》之陋室,两者不是同一地方的住所。如今传世所署刘禹锡《陋室铭》,是否真是崔沔所作,尚待进一步考证后方可定论。

    南宋陈元靓《新编纂图增类群书类要事林广记前集·胜迹类》云:“刘禹锡云:‘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凡山岳之广,河海之大,不有灵物,司持其间,则地特撮土耳。今摭古今胜迹仙灵之显著者,表而出之使览者,有考云。”陈元靓所编《事林广记》一书,成书于南宋末年时期,后在元朝又作了一定增补,成为如今所见版本。此书中虽然引有“刘禹锡云:‘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之文,但是没有具体标明出处为刘禹锡《陋室铭》之语。

    宋朝王象之《舆地碑记目·和州碑记》云:“唐刘禹锡《陋室铭》,柳公权书,在厅事西偏之陋室。”刘禹锡在任和州刺史时所撰《陋室铭》,在宋朝无名氏《宝刻类编·卷四》中,记载唐朝柳公权所书的碑文有七十六件,然而却无《陋室铭》的相关记载。至于说和州《陋室铭》为柳公权手书刻石,只有从出土文物中才能找到有关的确凿证据。反而是元朝书法家赵孟頫\,有行书作品《陋室铭》传世。由此可知柳公权未曾给刘禹锡书写过《陋室铭》,大抵属于后人牵强附会之说了。然而在宋朝以前,认为刘禹锡所作《陋室铭》并无确切证据,或是后世依据传闻追记所得,可是至今尚无定论。

    宋朝王象之《舆地碑记目·官吏》云:“刘禹锡为和州刺史,有《和州刺史壁记》及《陋室铭》。”我们依据有关资料考查可知,如今所见《陋室铭》实在不像唐代刘禹锡所作,反而像是唐代诗人崔沔所作,或是属于刘禹锡转载之文了。古时由于没有个人著作权所有,于是民坊刻板书商常常冠以名人之名为作者,张冠李戴地相互传抄所致,从而导致一些古籍所署作者之名失去了本来面目。如今无论从成就和名气上讲,崔沔在中国历史上算是一个默默无闻之士,然而刘禹锡则是一位鼎鼎大名之人,两者完全不能相提并论了。

    崔沔出生于唐高宗咸亨四年,死于唐玄宗开元二十七年,享年六十七岁。刘禹锡出生于唐代宗大历七年,死于唐武宗会昌二年,享年七十一岁。崔沔所处在盛唐时代,刘禹锡所处在中唐时代,两者相差一百〇三年。即就是崔沔死了一百〇三年后,刘禹锡才降临到了人世间。故而有人认为刘禹锡抄袭崔沔《陋室铭》,若从时间上来说是有可能成立了。

    唐朝崔沔与刘禹锡两人各有所长,然而在中国文坛上崔沔不及刘禹锡知名。虽然“沔所对策,又工于前,为天下第一,由是大知名”,但是“禹锡精于古文,善五言诗,今体文章复多才丽”,从而“起数语字字,如镔铁铸成,不能易也”。

    何为“铭”?所谓“铭”,乃是古时刻在器物上多用押韵写成,用来昭申鉴戒和歌颂功德的一种文体。然而铭文主要分有两种形式:“座右铭”和“墓志铭”。李行健主编的《现代汉语规范词典》注解云:“古代一种称颂功德或申明鉴戒的文体。《陋室铭》、墓志铭。”例如西汉戴圣《礼记·祭统》有云:“夫鼎有铭,铭者自名也。自名以称扬其先祖之美,而明著之后世者也。”

    如是铭放在书案右边,通常用来警示自己的铭文,则被称作为“座右铭”。商务版《现代汉语词典》注解云:“写出来放在座位旁边的格言,泛指激励、警醒自己的格言。”例如唐朝吕延济《昭明文选·崔瑗<座右铭>》题注云:“瑗兄璋为人所杀,瑗遂手刃其仇,亡命蒙赦而出。作此铭以自戒,尝置座右,故曰‘座右铭’也。”

    如是铭刻在石碑上,一般包括志和铭两部分,叙述死者生平事迹,加以颂扬追思的铭文,却被称作为“墓志铭”。李行健主编《现代汉语规范词典》注解云:“古代一种文体,一般分志和铭两部分。‘志’多用散文写成,述说死者的姓名、籍贯、生平等;‘铭’用韵文写成,内容是对死者赞扬、哀悼或安慰等。刻在石上,埋在墓内。如韩愈《刘子厚墓志铭》。”例如明朝徐师曾《文体明辨序说·墓志铭》有云:“至论其题,则有曰‘墓志铭’,有志有铭是也。”

    何为“陋室”?所谓“陋室”,乃是简陋狭窄的房屋,与“寒家”或“豪门”相对,通常用作对自己住所的谦称。商务版《现代汉语词典》注解云:“简陋的房屋。身居陋室。”例如唐朝刘禹锡《上杜司徒书》有云:“小人祖先壤树在京索间,瘠田可耕,陋室未毁。”

    我们如今依据相关文献可以得知,唐朝刘禹锡的住所“陋室”和文章《陋室铭》,现存至少在三个地方有遗址:一是浙江婺州,据宋朝王象之《舆地碑记目·婺州碑记》有云:“陋室,唐刘禹锡所辟。又有《陋室铭》,禹锡所撰,今见存。”二是河北定州,据清朝王大年与魏权《直隶定州志·陋室》有云:“州南三里庄南,唐刘禹锡筑,有铭。或有谓陋室在江南和州者,《广舆记》然之。第梦得本是中山人,其人甚迩,室安得远,今仍从旧志。”三是安徽和州,据清朝陈廷桂《历阳典录·陋室》有云:“陋室在州治内,唐和州刺史刘禹锡建。有铭柳公权书碑,今废碑亦无存。考《定州志》,亦有陋室,定州梦得故里。然《铭》中‘案牍劳形’云云,当非家居人语,或定人附会为之耳。”

    我国第一次记载陋室所在的住所,始见于宋朝王象之在其《舆地纪胜·和州》里所云:“和州陋室,唐刘禹锡所建。又有《陋室铭》,禹锡所撰,今见存。”后来在清朝陈廷桂《历阳典录》、清朝王大年与魏权《直隶和州志》、清朝穆彰阿与潘锡恩《大清一统志》中关于陋室的记载,均沿袭了王象之《舆地纪胜》中的记述。

    如今传世陋室位于安徽省和县城内陋室东街,乃是唐穆宗长庆四年,诗人刘禹锡在担任和州刺史时建造的居室。因刘禹锡所作《陋室铭》而为世人熟知,由唐朝著名书法家柳公权,将《陋室铭》书并刻成石碑立于城内。

    明朝正德十年期间,和州知州黄公标补书《陋室铭》碑文。还建有半月池、梯松楼、万花谷、舞鹤轩、筠岩亭、临流亭、狎欧亭、虚山亭、迎熏亭、瞻辰亭和江山一览亭等建筑物,后因战火全都毁于一旦。

    清朝乾隆年间,和州知州宋思仁,在旧址上重建陋室九间。陋室前面有石铺小院和台阶,苔藓斑驳,绿草如茵,林木扶疏;陋室后边有小山与龙池,碧波如洗,游鱼浮沉。

    中华民国六年期间,岭南金保福补书《陋室铭》碑一方,碑首篆书“陋室铭”三字,正文楷书,正文末有后记。后记有云:“唐和州刺史刘梦得先生陋室,旧有碑铭,为柳诚县公权所书。兵燹久□,碑亦无存。子才弟来宰历阳,□□三年,鸩工重建。嘱余补书以存旧迹,爰握管书之,并志数语以告来兹。”

    1986年期间,由安徽省政府、和县政府拨款再次修葺,并建有空花围墙一道。门庭上“陋室”二字,由著名诗人臧克家所题。《陋室铭》碑文,由安徽省书法家孟繁青仿柳体书而刻碑。陋室正厅塑有刘禹锡全身站像,上面悬挂“政擢贤良”横匾。周围挂有当代著名书法家方绍武、葛介屏、江波、司徒越、文永华、萧劳、要铎和张恺帆等人所书楹联与条幅,以及金石家葛许光所刻印章条幅。主室走廊门旁刻有楹联“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两旁木柱上刻有“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楹联。

    1988年期间,由安徽省政府、和县政府投资近百万元,在原有陋室的仙山与龙池一带,重新建成一座“陋室公园”。占地面积五十多亩,山上建有仙人洞、望江亭和江山一览亭,池中建有临流亭和履仙桥等建筑。周围建仿清镂花墙三百多米,正门坐南朝北,牌坊式门楼。正门“陋室公园”匾额,由安徽省著名书法家张恺帆所题。

    1986年期间,和县陋室经安徽省人民政府批准,列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并作为一座历史文物古迹而传世。

    唐朝刘禹锡在任监察御史期间,参与了王叔文反对宦官和藩镇割据势力的“永贞革新”运动,后因失败而被贬为安徽和州县通判。按照当时所规定,通判可有县衙内三间三厢的房屋居住。然而那个刁难的和州知县,根本瞧不起贬谪的刘禹锡,不给刘禹锡在住房上得到好处。

    那个知县先让刘禹锡在和州县城南面江居住,刘禹锡却随遇而安,还写门联贴上云:“面对大江观白帆,身在和州思争辩。”后来那个知县又派人将刘禹锡,从和州县城南门搬到和州县城北门,住房面积缩小了原来的三分之二。刘禹锡依据德胜河边附近的景致,又写门联贴上云:“垂柳青青江水边,人在历阳心在京。”最后那个知县再派人,将刘禹锡搬至和州县城中部,给了仅能容下一床、一桌和一椅的一间陋室了。

    唐朝刘禹锡在半年中被那个刁难的知县,强逼搬了三次家,最终住所仅是斗室了。因而刘禹锡在十分愤怒之下,写出了这篇超凡脱俗和情趣高雅的《陋室铭》。刘禹锡再请人将《陋室铭》刻上石碑立于门前,由此《陋室铭》成为流传至今的千古名篇了。然而那个刁难的知县早已烟消云散了,如今只有刘禹锡还存活在人们的心中。

    我们由这篇《陋室铭》的题意可知,刘禹锡以托物言志,通过对陋室的描绘,极力阐述陋室的不陋这一中心主题。《陋室铭》在写作上的特点是巧妙地运用白描、比兴、隐寓和用典等表现手法,大量运用了排比和对偶的修辞手法,在压韵和韵律感上极富有表现力,从而构成了一种气势磅礴的体例。让整篇《陋室铭》文气畅通,确立了一种铭文的新格局。实际上刘禹锡就是借陋室之名,用来歌颂道德品质的高尚,表达出陋室主人高洁傲岸的节操和安贫乐道的情趣。

    这篇骈体文《陋室铭》,开头文句以山水起兴,衬托出刘禹锡身居陋室,却因主人有高尚的道德情操,陋室也会随同名声远扬。中间文句道出了刘禹锡的一种心声,不可与腐朽势力同流合污,从而要保持自己浩然正气的核心主题。末尾文句引用名人和语典作总结,突出地表现了刘禹锡的宏伟抱负与雄心壮志,因而具有一种非同凡响的特殊意义。

    这篇《陋室铭》末尾句“何陋之有”,语出于先秦典籍《论语》,是倒装句“有何陋之”的宾语前置。先秦典籍《论语·子罕》有云:“子欲居九夷,或曰:‘陋,如之何?’子曰:‘君子居之,何陋之有?’”刘禹锡结尾用孔子名言点题,体现了陋室之不陋,表达了自己高尚的品质。

    刘禹锡《陋室铭》仅八十一字,谱写了一曲集描写、抒情和议论为一体的陋室赞歌。文章通过具体描写陋室之不陋,雅致的环境和主人高雅的风度,表述了刘禹锡两袖清风的思想情怀。不但表现了刘禹锡洁身自好的高雅志趣和不与世事沉浮的独立人格,而且向人们揭示了一个道理:虽然自己居室简陋和物质匮乏,但是只要居室主人品德高尚与生活充实,那就会满屋生辉,到处可有闲情逸致,自然会有一种超越物质的精神力量。

    刘禹锡这篇脍炙人口的《陋室铭》,让人读来既掷地有声又自然流畅,可谓是一曲既终而余音绕梁,真正能够让人回味无穷了。文章表现了刘禹锡不与世俗同流合污,洁身自好而不慕名利的生活态度,不但内容短小精悍和语句言简意赅,而且表达了自己安贫乐道的生活情趣和高洁傲岸的道德情操,从而成为一篇思想性和艺术性都非常高的传世佳作。

    唐朝刘禹锡名篇《陋室铭》,为历代人们所称颂不已。后世出现了许多模仿《陋室铭》的拟古之作,可见显示出了《陋室铭》的无限魅力,如今仿作《陋室铭》的文章多得不胜枚举了。例如当今夏传寿有《仿<陋室铭>八章》系列,并且内容颇有一番意味,其全部文字所云:

    为烟鬼子画像

    牌不在名,烧着就行。丝不在精,冒烟则成。一旦犯 瘾,目眩头晕。饭不吃能忍,它不抽难撑。月初烧工资,月底烧奖金。资金全烧光,急如焚——或家中搜存款,或赌场捞资本。熏成一截炭,烤剩几根筋。见者云:“妈呀怕人!”

    为酒疯子画像

    度不在高,是酒就行。菜不在精,没有都成。一闻曲香,垂涎生津。中午干八两,晚上灌一斤。若是遇知己,一瓶又一瓶。待到来了劲,闯祸根——或恶言谤同僚,或无辜伤亲人。张口就是吐,倒头便是哼。观者云:“哪像个人!”

    为麻将迷画像

    技不在高,会玩就行。牌不在精,有运则成。斯虽陋术,精益求精。一旦玩上瘾,欲罢已不能。四圈刚起步,八圈正来神。有时赌红眼,通宵拼——输了总想扳本,赢了还想再赢。家倾产业荡,子散妻亦分。赤条条,一个光棍。

    为受贿者画像

    官不在高,有名则行。权不在大,有利则成。斯虽陋术,亦需技能——黄金不怕贵,绿豆不嫌轻。脸上阴沉沉,心内喜盈盈。咀里假惺惺:“这怎行!”待到东窗事发,难逃法律严惩。轻者掉乌纱,重者丢性命。众叱云:“贪哉此人!”

    为公款吃喝者画像

    菜不在名,王八都行。酒不在精,茅台就成。久嗜成瘾,欲罢难忍。酒肉穿肠过,腥臊随口喷。划拳尽官吏,行令无白丁。可以耍酒疯,搂女人。有属下去报帐,无买单之心疼。咀边油光光,脸上醉醺醺。群众云:“吸血妖精!”

    为文抄公画像

    才不在高,抄抄就行。学不在深,改改则灵。斯虽陋术,唯君独精。面对参考作,心想鬼窍门。报刊知多少,责编有几人?只须动几字,换个名。无创作之劳苦,有名利之收成。越抄胆越大,愈混路越精。读者云:“熟哉此文!”

    爆竹铭

    光如闪电,声似雷鸣。逢年过节,结婚死人。仗它摆阔,靠它助兴。不分昼和夜,无论晨与昏。猛地一阵响,惊心动魄魂。一年四季里,时常闻——某人眼炸瞎,某处火灾生。既伤身破财,又污染环境。众叹云:“恶习害人!”。

    博彩铭

    注不在多,参与就行。号不在精,有运则灵。重在奉献,唯凭心诚。下注播希望,开奖盼佳音。中奖固可喜,不中亦怡情。号可用心选,随意生。无储蓄之费事,无炒股之劳神。两元人民币,一周发财经。自慰云:“下次许行!”

    我现在效仿西晋傅玄《拟天问》和南朝鲍照《拟行路难》的拟作形式,根据唐朝刘禹锡名篇《陋室铭》,再自拟一篇“新《陋室铭》”。不求能与刘禹锡之文相提并论,只图能够表达某种思想情感。在此不是高攀搭乘名人之车,而是自撰新体拟古之作。

    官不在大,有权则行。钱不在多,有利则赢。虽是公堂,唯我独亲。朝廷上问鼎,市井中争名。谈笑无鸿儒,往来是官丁。可不管国事,读真经。有靡靡之歌舞,有腐化之未宁。秦末徭役重,明季三饷兴。孔丘曰:“苛政猛虎。”
本文来源于乐点彩票网www.inssss.com),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注明出处。
上一篇:雄文剖析
下一篇:名诗讲解
最新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相关阅读
  • 《中国上古神话新编》连载1015-02-27

    黄帝战蚩尤 (先秦文学研究组) 有系昆1之山者,有共工之台,射者不敢北向。有人衣2青衣3,名曰黄帝女魃。蚩尤作4兵伐黄帝,黄帝乃5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6。应龙畜水7。蚩尤...

  • 莊子永遠成為不了聖人15-07-04

    這樣的標題不是在貶低莊子。 莊子對這個世界與人的瞭解,是深刻而透徹,在《齊物論》中表露無遺,足以稱為「至人」。 但是,同樣也在《齊物論》中談到「聖人懷之,眾人辯之...

  • 名诗讲解16-04-15

    名诗讲解 罗沧 民国俞陛云《诗境浅说续编》云:作者不过夜行,记事之诗,随手写来,得自然趣味。诗非不佳,然唐人七绝,佳作如林。独此诗流传日本,几妇稚皆习诵之。诗之传...

  • 诗歌与人生的完美结合——评价杜甫14-12-22

    中国历史上伟大的诗人之一的杜甫,世人称其为诗圣,其诗被誉为诗史,不管是杜甫的诗歌还是人生思想,后世的评价都是相当高的。本文主要从杜甫的生平,以及关于他的人生思想...

  • 高考诗歌鉴赏题中表达技巧分类与合并15-06-19

    在高中教学的课堂实践中,我们发现高一至高三的许多学生面对诗歌鉴赏题中表达技巧一类题型,总是混乱不清,无所适从。答题时总是找不到头绪,乱答一气。究其原因,一是学生...

  • 莊子到底是什麼樣一個人?15-06-15

    個人資質魯鈍,不足以論斷任何人,更不用說要去論斷莊子,否則會是貽笑大方。 這是個人嘗試梳理 《逍遙遊》時,發現莊子把自己定位在文章中。 那莊子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呢? ...

  • 莊子「為是不用,而寓諸庸」的第三次說明15-06-28

    莊子在《齊物論》提到二次「 為是不用,而寓諸庸 」,第二次是怕我們不懂,所以再一次引證它的意涵。因為,第二次原文已說明「為是不用而寓諸庸,此之謂以明」。 但是,兩...

  • 《中国上古神话新编》连载315-02-05

    万物之源 (先秦文学研究组) 元气1蒙鸿2,萌芽兹3始,遂分天地,肇4立乾坤5,启阴感阳,分布元气,乃孕6中和,是为人也。首7生盘古,垂死化身;气成风云,声为雷霆,左眼...

  • 名文剖析16-04-11

    名文剖析 罗沧 东晋 陶渊明 《移居二首其一》云:邻曲时时来,抗言谈在昔。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题记 唐朝刘禹锡《陋室铭》云: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

  • 莊子一生最珍貴的夥伴15-06-21

    誰是莊子一生最珍貴的夥伴呢? 是他的父母嗎?是他的老婆嗎?是老子嗎?是惠子嗎? 都不是。答案就在莊子《齊物論》中,容個人好好說來。 老子思想談「無私」,莊子在《 逍...

相关栏目:
  • 古体诗词
  • 古体辞赋
  • 现代诗歌
  • 唯美古风
  • 散文随笔
  • 文化随笔
  • 读书笔记
  • 小说故事
  • 杂谈评论
  • 漫说历史
  • 学术研究
  • 其他类型